在这里了解 "永康"
> 2022 >

欠下的是债-鬼故事

来源:永康新闻网 2022-06-09 21:28 标签: 啊凡 中的 醒了 正在 睡梦
一 叮铃铃,叮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声,把正在睡梦中的啊凡给吵醒了。谁啊!吵死人了。睡梦中的啊凡一把扯过来旁


    叮铃铃,叮铃铃…一阵急促电话声,把正在睡梦中的啊凡给吵醒了。“谁啊!吵死人了。”睡梦中的啊凡一把扯过来旁边的枕头,蒙在脑袋上继续睡觉。
    叮铃铃,叮铃铃…电话还是在一直不停的吵着。“妈的!大半夜还让不让人睡觉!”啊凡咒骂了一声,扔开头顶的枕头,打开床头柜边上的灯开关。
    把床头柜上的手机抓过来一看,是宏宇这小子,大半夜的不睡觉打什么电话。“喂!我说你他妈的大半夜的吃错药了?打什么电话?有啥事不能明天说啊?”
    “不是,凡哥你听我说。出事了!杨明出事了!”电话那头传来宏宇惊慌焦急的声音。“什么?杨明出事了?出什么事了?”啊凡顿时睁大了眼睛,困意全无。
    “哎呀!凡哥,电话里说不清楚,你赶快过来看看吧!小岩还有何阳我们都在杨明家里呢!你快来吧!”听着电话那头宏宇有点颤抖的声音,啊凡知道一定是出大事了,要不然一向遇事冷静的宏宇,不会说话这么惊慌没条理的。
    撂下电话,啊凡火速的穿了一身外套,拿着车钥匙就跑了出来。看看表已经凌晨一点多了,啊凡开着车奔驰在午夜里冷清的大路上。

    啊凡,宏宇,小岩,何阳,还有就是电话里说出了事情的杨明,几个人是一个村子里出来的,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发小。
    这几个人从小长到大,感情一直都很好。想着昨天还在一起吃饭,好好的杨明能出什么大事情?以至于几个人,半夜三更的都跑到杨明家里去了。
    想归想,这啊凡脚下紧踩油门,车快速的向杨明家驶去。杨明居住在一个公寓式的出租楼里,由于还没有女朋友,所以平时一直是自己一个人居住。
    来到杨明租住的楼前,远远就看见几辆警车停在那里。楼下好多人围着,人影绰绰,好多警察在来来回回忙活着什么。
    啊凡停好车,快步的跑了过来。刚要推开人群看看出了什么事情,一个人一把拉住了他。“啊凡,你可来了!”啊凡一看是宏宇。还没等啊凡说话,宏宇拉着啊凡就挤进了人群,指着地上“凡哥,你看看这是杨明,杨明死的好惨!”
    地上一大滩鲜血,里面仰面躺着一个人,浑身上下血肉模糊。脑袋被摔烂了,白花花粉嘟嘟的脑浆喷溅在地上,面部已经看不清摸样了!

    啊凡疑惑的回头看了看宏宇“这是杨明?”宏宇用力的点了点头,不停的用手擦拭眼角的泪水。
    杨明死了,死的很惨,是从七层高的楼顶跳下来摔死的。几个人谁都无法相信,一向性格开朗乐观的杨明会选择跳楼自杀。昨天还好好的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喝酒吹牛皮,今天人就没了!
    哥几个忍住悲痛,帮着杨明的父母办理了杨明的后事。在陪杨明父母到杨明出租屋里,整理杨明遗物的时候,一件东西的出现,让一向冷静的有大哥风范的啊凡,吓得蹦了起来。
    一枚戒指,一枚老虎图案的银光闪闪的戒指。啊凡太熟悉这枚戒指了,因为这枚戒指,就是啊凡亲手在街边上首饰匠那里,为一个属虎的女孩子定做的。
    几个人都看见了这枚戒指,不约而同的倒退几步,似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啊凡颤抖着拿起了那枚闪着银光的戒指。
    “啊凡,慧慧的,是你送给慧慧的戒指。它…它不是随着慧慧走了吗?怎么…怎么会在杨明这里?”小岩肯定的认出了这就是慧慧的戒指,是啊凡给慧慧的定情戒指,这个谁都知道的。
    “不…”啊凡突然像触电一样,扔下手中的戒指,疯了似的跑了出去。啊凡在大路上疯狂的跑着,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飘洒了一路。
    “慧慧,慧慧我对不起你!是我害死了你!慧慧…慧慧…”一路跑着,啊凡歇斯底里的喊着慧慧的名字,那往日的回忆渐渐浮现在眼前。


    二
    慧慧是和这五个男孩子一个村子,一起长大的一个女孩。从小身体比较羸弱,再加上慧慧父母比较重男轻女,所以挨打受骂是家常便饭。
    所以瘦小羸弱的慧慧胆子特别的小,看人都不敢直视,说话都不敢大声,在她脆弱的内心里总怕什么不对又会给自己带来一顿毒打。
    随着慢慢的长大,瘦小羸弱的慧慧竟然出落的娇小可爱,像一颗出水的水莲,清丽脱俗!长长的睫毛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水嫩羊脂一样的肌肤,娇小的身材比例匀称,成了方圆百里出了名的美人。
    小的时候谁都没有注意过慧慧的这群小伙子可是坐不住了。纷纷行动起来,一时托媒的都快把慧慧家的门槛给踩碎了。
    挑来选去,慧慧的父母相中了啊凡。啊凡不但人长得帅气,将近一米八的大个,国字型的方脸,浓眉大眼,很是标准。而且啊凡家境在村子里来说,也是很富裕,而且啊凡家的人缘在村子里也是不错。
    就这样,两家人一合计就给两个孩子定了亲。定亲后啊凡和慧慧很是情投意合,能够拥有慧慧,啊凡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啊凡特意向母亲要了姥爷留下来的大银圆,跑到城里打了两个银戒指,一个上面是老虎的图案,一个是老牛的图案。
    慧慧是属虎的,啊凡是属牛的。还记得给慧慧带上戒指的那一刻,慧慧激动的泪水连连,嘴里一直念叨着“你真好!你真好!”

    山盟海誓,温存细语,啊凡绞尽脑汁把能想出来的情话都对慧慧说过。村子里到处都留下了两个人卿卿我我的身影,羡煞了啊凡身边的小伙伴。
    就这样一年过去了,啊凡决定和小伙伴们到城里去闯一闯,见见世面,另外看看有没有啥干的。
    还记得那个早晨,慧慧前来给啊凡送别,两个人挥着泪依依不舍的分开了。进了城的啊凡带着哥几个,没黑夜没白天的在建筑工地,承揽了室内刮大白的活。
    虽然苦点,累点,但一年下来,哥几个开始独自单干,钱倒也是赚了不少。哥几个兜里有钱了,人也活的滋润了。
    在一次给一个局长装修房子的过程中,啊凡认识了局长的千金,一个浓妆艳抹,满身香水味道的娇滴滴的女孩,女孩一眼就看中了啊凡的帅气,开始热烈的向啊凡展开了攻势。
    渐渐的,啊凡回到村子里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渐渐的疏远了慧慧。一边是局长的千金,虽然长相一般,但娇滴滴的又会打扮又会撒娇,最主要的是将来能给啊凡一个好的前程。

    一边是单纯的傻乎乎的慧慧,不会打扮,光有长相又有什么用。慢慢的啊凡心里的天平开始倾斜了。
    家里的慧慧慢慢感觉到了啊凡的变化,没进过几次城的慧慧,好容易在城里找到啊凡的时候,慧慧看见的是,啊凡正和一个打扮时髦的女人搂搂抱抱的在一起嬉戏着。
    慧慧傻了,啊凡愣了一下,随即假装不认识慧慧,搂着那个女人转身离开了。留下了呆立在原地的慧慧。
    没办法慧慧找到了啊凡的那几个好哥们,也就是宏宇,杨明,小岩,何阳他们几个。慧慧哭泣着求他们几个好好劝劝啊凡,让啊凡回心转意。
    没想到几个人竟然很冷漠的对慧慧的哭泣呲之以鼻,并且讽刺慧慧要识大体“你能给凡哥什么!人家是局长的千金,能给凡哥一个好前程。你要是真爱凡哥,你就该哪去哪去吧!别再来烦扰他。”
    慧慧犹豫了好久,小声的说:“可是…可是我已经是他的人了!”慧慧跪在了几个人面前。杨明一把拉起慧慧“不是我说你慧慧,还你是他的人了!你就是结婚了还有离婚的呢,这算什么事啊!
    听着几个人说的话,慧慧脸色苍白的转身离开了。第二天早晨,在啊凡和哥几个的租住处,慧慧跳楼自杀了,手里紧紧攥着那枚老虎图案的银戒指。
    啊凡没有到现场去,只听见杨明回来说,慧慧死的很惨!脑袋都摔碎了,那张美丽的脸都看不出摸样来了。
    慧慧的尸体被慧慧的父母火化了,由于没有成家不能入祖坟,所以可怜的慧慧就一直被寄存在火化场,孤零零的摆放在装骨灰盒的大厅里。


    三
    慧慧的死确实是让啊凡内疚了一阵子,但没多久,在局长的千金给啊凡买了一部小轿车的时候,所有的内疚和不安都烟消云散了。
    再次看到这枚戒指,杨明死了,死的和慧慧一样一样的场景。难道是慧慧冤魂回来找他们几个报仇来了?
    几个人不安的聚集在啊凡家里,那枚镶嵌老虎图案的戒指就摆在几个人的面前。“你占有了慧慧的身体?”宏宇小声的问啊凡。
    啊凡没有做声,思绪一下子又把他拉回了那个冬天。他和慧慧两个晚上相约一起出来踏雪,两个人在雪地里奔跑嬉闹着,啊凡看见慧慧那张由于奔跑而红潮满面的桃花脸,忍不住一把把慧慧压在了身底下。
    任凭慧慧怎样挣扎,啊凡还是粗暴的占有了慧慧。伴随着慧慧的哭泣,雪地里留下了斑斑血迹。
    “是的,我占有了慧慧的身体,然后又甩了她。都是我做的,慧慧要报仇就找我一个人好了,我真不是人!”说着啊凡抡起巴掌,啪啪的不停的打着自己的嘴巴子,没有人劝阻,没有人说话,几个人都转身默默离开了。
    杨明死了,可是活还得干下去。这一日,几个人正在业主室内搞着装修,由于装修顶棚,需要用射钉枪打钉子。
    何阳举起射钉枪,嘭的一声,啊!旁边跳板上正在干活的宏宇一头就栽了下去。所有人都吓坏了,下到地面扶起宏宇一看,几个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根钢钉深深的扎在宏宇的右眼睛上,血顺着眼窝放着流的往出淌。再一看宏宇的脑袋,已经摔得完全变了形,白花花粉嫩嫩的脑浆,从后脑的大窟窿里缓缓的溢了出来。
    “慧慧来了,是慧慧来了,慧慧回来找咱们来了!”小岩举起手中的东西让大家看。是那枚戒指,那枚镶嵌着老虎图案的银戒指。

    啊凡明明记得,自己把那枚戒指放进了家里的抽屉里,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我们都得死,都会不得好死!哈哈哈…啊凡你个畜生,都是你惹的祸,你糟蹋了慧慧然后又像扔垃圾一样扔了她。”
    “你害的她没脸见人,走投无路,那么好的一个姑娘,被你害死了。”何阳有点疯狂的站起身来四处转着“慧慧,你听见了吗?要报仇你就来吧!我们欠你的。你来呀!哈哈哈…”
    何阳疯了,被接连的死亡恐惧吓疯了。“哈哈哈…啊凡,你等着慧慧会回来找你的,哈哈你会比我们死的更惨的!你等着吧!你好好的等…..”啪的一声巨响,何阳转身从楼上跳了下去。
    啊凡和小岩跑到楼下的时候,何阳已经没有了呼吸。一样的仰卧在那里,瞪得大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啊凡。
    脸上挂着一种诡异的笑容,啊凡心里一激灵,这笑容就好像在召唤啊凡要和他一起去。后脑一个大大的窟窿,缓缓的流淌出红白相间的液体…
    小岩当场就被吓哭了,他没有说话,只是觉得现在只要离那啊凡远一点,有可能自己会安全一点。
    想到这里小岩转身跑到宿舍,慌乱的拿了几件衣服,坐上大巴车就回到了村子里。回到村子里的小岩就像丢了魂一样,人傻呵呵的就知道笑,那是见谁都笑。

    嘴里不停的嘟囔着都得死,都得死,啊凡会死的更惨!就这样不停的嘟囔了三天,不吃不喝,人都憔悴的变了形了。
    到了第三天早晨,小岩人似乎清醒了。来到院子里,把上房用的梯子搬过来,顺着梯子就爬到了房顶上,正在家里人惊异的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的时候,小岩哈哈大笑着从房顶上跳了下来。
    没摔死!小岩骨碌一下爬起来,再接着爬梯子上房,然后再大笑着从房顶上往下跳。就这样,谁拦着小岩就把谁摔到一边,那小岩身上仿佛有使不完的劲,力气大的吓人。
    就这样反反复复的跳下来,爬上去,一个时辰折腾过去了。再一看那小岩,整个人就像血葫芦似得,晃晃悠悠的还是顺着梯子往上爬。
    谁也不敢上前拦着了,因为谁拦着谁被摔出多远,小岩的爸爸妈妈都被小岩摔的晕死过去了。就这样村民们眼睁睁的看着小岩,在折腾了将近两个时辰的时候,终于倒在那里不动了。
    浑身血肉模糊,像一堆肉馅摊在那里。脑袋摔碎了,留着粘稠的红白相间的液体…一枚闪亮的银戒指静静的躺在小岩的身边…
    城里的啊凡听到了小岩的死讯,知道马上就要轮到自己了。所有人都死了,都死了…啊凡喝了很多的酒,静静的躺在床上等着慧慧的前来…
    慢慢的啊凡睡着了,他一直在做梦,梦见死去的慧慧,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挥着手召唤着自己,召唤自己前去陪伴。
    又梦见那四个死去的兄弟都躺在冰冷的地上,再向自己挥手,仿佛在叫着自己“你来呀!来呀!就差你了!我们都很想你!你来呀!”
    睡梦中,啊凡闭着眼光着脚慢慢的站起身来,缓缓的向阳台走去…
    第二天一早,小区楼下的情景,吓坏了小区里晨练的居民。地上一个大字型,应该说是碎肉组成的大字型,一个被重物碾压成肉饼的人,骨肉具碎,看不清哪里是哪里…
    七零八落的碎肉旁边摆放着一枚银光闪闪的,镶嵌有老虎图案的银戒指…

推荐阅读

  • hao123 百度好链 百度好链 句子 贵金属 故事大全 原油 黄金 外汇频道 金融频道 youhao123 40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