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了解 "永康"
> 2022 >

阴魂不散的鬼老师-鬼故事

来源:永康新闻网 2022-07-29 14:37 标签: 阴魂不散 老师 中学 日子 学的
今天是中学开学的日子,早早的阿英就和小伙伴阿玉来到向往已久的新学校。阿英和阿玉是一起长大的发小,又一起

今天中学学的日子,早早的阿英就和小伙伴阿玉来到向往已久的新学校。阿英和阿玉是一起长大的发小,又一起读书,一起考进了这所中学
    中学坐落在镇子上西北的比较偏僻一点的地方。阿英是一个胆子大比较男孩子气的敢作敢为的女孩子,而阿玉却恰恰相反,性格柔弱,说话都没多大声音。
    开学了,两个好朋友还好被分配到一个班级里,班主任姓赵是个带着眼镜的皮肤黄黄的中年女人。
    经过简短的自我介绍,班主任最后非常严肃的告诫全班同学,这所学校的任何地方都可以去,唯独靠教学楼一楼的拐角处那一面大镜子那里不可以靠近。
    下课了,阿英拽着阿玉兴奋的在校园里东瞧瞧西看看,整个学校分三个部分东西走向南北罗列。一面是五层楼的教学楼,是老师工作和休息的地方。
    另一面是六层楼的教室,教室宽敞明亮楼梯口设在教室的中间部分。教室的后面是一座很新很新的应该是新盖起来的也是六层高的宿舍楼,楼前的阳台上晾晒着学生们洗好的衣服随风飘动。
    校园外围是高大的围墙,周遭都种着花草树木。在教室和宿舍楼之间是一个篮球场,两个球篮孤立的伫立在那里。
    阿英和 阿玉家都住在十几里路的乡下,所以只好选择在学校里住宿。宿舍里除了阿英和阿玉两个人还有两个初中二年级的学姐,一个叫邢芳,一个叫刘云。
    都是乡下孩子,所以不到两天宿舍里的小伙伴就打成一片熟识了起来。这天晚上,四个小伙伴下学回到宿舍,相约来到宿舍三楼的洗漱间洗澡。
    小伙伴嬉戏打闹着你淋我一下,她推你一下,玩的正高兴。忽然浴室里的灯熄灭了,整间浴室陷入了黑暗,天生胆小的阿玉惊叫一声就扑到阿英的怀里。
    “别动”刘云安慰阿英和阿玉“没事的,宿舍总是这样,这所学校的灯都是这样的一会自己就会亮起来的。”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电路有问题吗?”阿英疑惑的问道。“不是的,哎呀!你就别问了,等回到宿舍我再告诉你。”刘云似乎也有点惊惧的说道。

    还真是如刘云所说的灯呼啦一下又自己亮了起来,几个女孩子匆匆的洗完回到宿舍。
    一进门,阿英就迫不及待的拉住刘云“你快说说刚才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学校里的灯会自己灭了又会自己亮起来?”
    刘云看了一眼邢芳,邢芳点点头“告诉她们吧,要不然她们早晚也会知道的。”就这样刘云就详详细细的给阿英讲述了发生在这所学校的离奇古怪的事情。
    原来这所学校建校的位置是以前抗战时期一所军医院,时常的闹鬼。由于这里阴气太重,所以自从建起学校以来靠着学生们的阳刚之气来镇压这里的阴气倒也没什么事。
    一直以来虽然发生了一些离奇古怪的事情,但也只是一些夜半有人哭泣或者是哀嚎呻吟的声音,声音都很小不仔细听也听不见的。时间长了师生们也就见怪不怪了,也没有人太过于在意。
    直到有一天,学校里来了一个新老师。长得高高瘦瘦白白净净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文文弱弱的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大学生。
    这个新老师姓姚,负责教三年级的英语,是一个英语老师。那时候还没有新建宿舍楼,老师都住在教学楼一楼宿舍里。
    由于离家比较远,所以这个新来的姚老师就被安排住在教学楼一楼,楼梯口紧挨着的那一间宿舍里。
    “你说的是我们开学头一天班主任赵老师告诫不许我们靠近的有一面大镜子的那一间?”阿英忽然想起来班主任赵老师说的话。

    “是的,就是那一间”刘云继续说道。开始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那位新来的姚老师从进校的第一天就开始就有点反常。
    本来苍白的脸越来越没有了血色,眼窝也慢慢开始塌陷下去,黑黑的像猫熊。过了一段时日,有些学生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了,背地里暗暗议论这个教英语的姚老师活脱脱的像个死人。
    目光呆滞,言语木纳,脸色没有一丝血色苍白的像挂了一层灰,瘦骨嶙峋。从来就没看见他笑过,也不与其他老师来往,上完课就回到他的那个小屋不出来。
    直到有一天,正在上课的姚老师忽然顺着眼窝里往出淌黑红色的血泪,全班学生吓得纷纷逃散,哭喊一片。
    等校长和其他老师闻讯赶到教室的时候,那个姚老师已经倒在了地上,黑红的血液顺着他的七窍缓缓流出粘稠的流了一地,人已经没了呼吸。
    就这样那个年轻的姚老师莫名其妙的死了,从那以后学校里就不太平了。师生们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听见那间姚老师曾经住过的宿舍里传来朗朗的备课的声音,有时候到半夜,有时候会持续到第二天凌晨。
    学校里的灯就是从那时候起总会不定时的忽明忽暗,吓坏了不少学生。学校为这事几次找电业局的电工前来查看原因,但每次都无功而返查不出来有任何电路问题。
    学校的灯依旧无缘无故的灭,那间宿舍里姚老师的朗读声依旧继续。也不知哪天起那间宿舍的整个房门就被一面大镜子给完全遮盖了起开,说来也奇怪,自从有了那面大镜子,姚老师的读书声消失了……
    听着刘云从头到尾讲述了一遍,阿玉早已经吓得面如土色一头钻进了被子里瑟瑟发抖。阿英倒是没什么感觉,歪着头细细的琢磨了一下,一个大胆的计划酝酿在了心头……
    “刘云,你是说自从那姚老师死后,就没有人再进入到那间宿舍里面去看看?”阿英继续追问着刘云。
    “据说是没有人敢进去,事实上是啥样子我也不知道,我也是来了这所学校以后听高年级的学姐们说的。”刘云忽然好像想起来什么又神秘兮兮 的说道:“不过听说以前会有学生晚上偷偷跑到那间宿舍里,等第二天早上又会莫名其妙的回到宿舍,一问啥也不知道,为这事据说校长老师都很头疼。不过奇怪的是那些晚上去过那间宿舍的学生英语成绩都突然出奇的提高了,提高的连老师都咂舌。”
    “真的?有这事?”阿英更好奇了。“是的有这事,不过那几个去过那间宿舍的学生都顺利的考入了重点高中,可是后来却发生了匪夷所思的事情…”刘云声音低低的似乎不愿意再说下去。


    阿英正听得起劲一看刘云开始吞吞吐吐的急的直抓耳朵“哎呀刘云好姐姐你倒是说下去啊可急死我了!”看着着急的阿英刘云似乎鼓起很大的勇气“好吧我告诉你,那几个学生到高中以后没几天都莫名其妙的死了…而且死的都和姚老师一样……”
    “什么?”阿英感到震惊了,慢慢转身回到自己的床铺上。刘云说过的话一直在脑海里打转转,一夜几乎都没睡好,看来自己心中打算去那里看看的计划还是搁浅了吧,听起来太可怕了……
    紧张的学习让阿英慢慢的忘记了一切,忘记了那个小屋那个刘云嘴里的姚老师。这天是周六,阿英和阿玉两个人一商量最近课程比较紧,学习有点吃力跟不上,所以这周就不要回家里了,就在这里好好复习一下功课。
    到了晚上,空旷旷的宿舍里只剩下很少的几个没有回家学生。阿英和阿玉早早洗漱完毕,白天学习累了一天,所以就早早熄了灯上床睡觉了。
    忽然熟睡中的阿英和阿玉听见一个男子的声音在轻轻的呼唤她们俩。“来,请跟我来…我来辅导你们俩英语,快来呀……”
    阿英和阿玉两个人光着脚穿着睡衣缓缓的起身慢慢的走下宿舍楼,目光呆滞的向教学楼走去。“来呀,来这里,来我给你们辅导功课,快来呀……”男子的声音还在轻声的呼唤着,阿英和阿玉眼前出现一道亮亮的水晶门,好明镜的水晶门啊!阿英推开水晶门两个人就走了进去。
    一间洁白的教室,一块黑板,黑板前站着一个手拿教鞭的脸色白白的带着眼镜的年轻人。几十张桌子,凳子上齐刷刷的坐着好多穿着打扮奇形怪状的人,有穿电视里演的八路军的衣裳的,有穿白大褂的,还有穿老百姓衣服的,但各个都是衣衫褴褛血迹斑斑。
    看见阿英和阿玉走进来,那些人都木讷的回过头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个人。那个手持教鞭的站在黑板前的年轻人用手一指靠前面的位置“你们来了,那就坐在那里吧!”接着回过头继续讲起课来。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阿英和阿玉几乎同时从床上蹦起来。阿玉一下子扑到阿英怀里“我做噩梦了,我梦见我进入了那间宿舍见到了刘云她们说的那个姚老师,还看见一群奇怪的人。”
    阿英明白了,自己也做了同样的梦,心里咯噔一下子,不会是…不是做梦是真的去了吧?阿英想起刘云说过的去过那里的学生最后只要走进高中都会莫名的死去,像那个姚老师一样死去。
    “不行”阿英忽然疯了似的拉起阿玉就跑到了教学楼一楼拐角,那面大大的镜子还挂在那里,镜子里映照出阿英和阿玉两张略带苍白的脸。
    阿英随手抓起一块大石头狠命的向镜子砸去。啪…哗啦啦镜子应声碎裂了一地露出一扇黄色的房门。
    阿玉吓傻了,拉住阿英不住的筛糠“阿玉不要怕,现在我们怕也不行了,你没听刘云说只要进过这间屋子听那个姚老师讲过课的学生都得死,昨晚上我们不是做梦了,是真的来过这里了,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再作怪。”
    说着阿英一脚踹开房门,一股发霉的气味迎面扑来,让人窒息。阿英脱下外衣挥舞着把这股气味冲淡。一脚踏进屋子,屋子里有些昏暗,潮潮的墙上的白灰已经片片脱落。
    一张锈迹斑斑的铁床靠在墙边,床上的被褥已经发霉变黑看不清花色了。一个书桌,桌子上一摞书籍还整整齐齐的摆放在那里,一个笔架放着两只钢笔,旁边一个墨水瓶静静的放在那里。

    阿英仔细的看了看屋里的摆设,一个靠在墙角的衣柜引起了阿英的注意。屋子里所有的一切都灰暗发霉了,唯独这个木质的衣柜颜色鲜亮的伫立在那里。
    阿英走过去,暗自吸了一口气,猛地拉开衣柜。吱嘎嘎衣柜的门似乎很是沉重,阿英使出吃奶的劲也只是拉开一点点。“阿玉快过来帮我。”
    阿玉跑过来,两个人死命憋红了脸终于把衣柜门缓缓的拉开了。衣柜里黑漆漆零落的挂了几件男人的衣衫,阿英一伸手试探的向里面摸了一下,竟然是空的,似乎里面是一个空间。
    “阿玉你快跑回宿舍把手电拿来,我倒要看看这后面是什么?”阿玉蹲在地上都快哭了“阿英我害怕。”阿英扶起阿玉“别害怕,现在只能我们自己救自己了,听我话快去把手电拿来。”
    望着阿玉的背影阿英也害怕,可是害怕又有什么用呢?阿英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拿着阿玉取回来的手电阿英小心翼翼的就钻进了衣柜里。
    借着手电的光亮阿英眼前出现了一条甬道,甬道直直的向下延伸下面一片黑暗。阿英拉着阿玉沿着甬道向下面走去……
    大约走了有一刻钟,眼前豁然开朗,一个好大的空间出现在两个人面前。光滑的墙壁应该是人为开凿出来的,墙壁上还残留着一个个放油灯的凹陷进去的灯窝窝,几盏破旧的油灯还静静的放在里面。
    在看看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累累的白骨,好多好多,杂乱的堆积着。有的衣服还依稀能看出来是抗战时期八路军的军服,阿玉惊叫着瘫坐在地上,阿英也是腿肚子转筋迈不开步子了。
    缓了一会,阿英慢慢的向前移动细细查看这些尸骨,正是自己昨晚梦中看到的那些人,果然还有医护人员穿的白大褂,杂七杂八什么衣衫都有。
    正在这时,上面甬道那边随着阵阵手电的光亮,传来呼喊阿英和阿玉的声音,原来是留校的学生发现宿舍那面大镜子被打破,检查宿舍发现阿英和阿玉不在报告了值班老师。
    地下的尸骨被清理了出来,足足有五十多具,被装进敞篷车拉走了。阿玉由于惊吓过度住进了医院,阿英只是休息了几天就回到学校继续上课了。
    从那以后学校里的灯再也没无缘无故的灭过,稀奇古怪的声音也消失不见了…几年以后在一所高中,开学没几天,高一两个很要好的女孩双双倒在课堂上,七窍流着黑血莫名的死去……

推荐阅读

  • hao123 百度好链 百度好链 句子 贵金属 故事大全 原油 黄金 外汇频道 金融频道 百度新闻 youhao123 400823